公安部披露电影《失孤》原型被拐卖案件细节

  公安部披露电影《失孤》原型被拐卖案件细节 一对情侣旅游时为谋财将小孩从山东聊城抱走
  河南刑侦采集居民血样确认为郭新振

  昨日上午,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团圆”行动最新成效。今年1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开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全力侦破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儿童。其中,2015年曾引起广泛关注的电影《失孤》中的被拐儿童原型郭新振已被找到,两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据介绍,两人当年系情侣关系,在山东旅游时为图财拐卖了郭新振。

  通过信息完善等手段

  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2609名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童碧山介绍,今年1月公安部部署开展“团圆”行动以来,各地公安机关开展基础信息完善、涉拐信息收集、DNA数据比对、拐卖积案攻坚等工作,“团圆”行动取得显著成效。

  截至目前,已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2609名,其中时间跨度最长的61年;侦破拐卖儿童积案147起,抓获拐卖犯罪嫌疑人372名,各地已组织认亲1200余场。其中,6月1日,公安部通过新闻媒体集中发布了全国3000多个“团圆”行动免费采血点地址、电话后,已有近万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免费采血,目前已帮助306个家庭实现了团圆。

  5月11日至6月11日,公安部在山东济南组织开展了“团圆行动刑事技术集中比对会战”,全面运用刑事技术手段破积案、抓嫌犯、查找失踪被拐儿童。通过一个月比对会战发现的线索,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718名、抓获拐卖儿童逃犯8名,取得了显著战果。

  这次比对会战公安部从全国公安机关抽调刑事技术专家69名。公安机关广泛收集了失踪被拐儿童和父母的照片、DNA等信息,研究制定了技术比对会战工作规范,确保相关查找比对数据齐全。此外,“打拐DNA系统”也及时被升级改造,又专门研发了“团圆行动技术比对会战平台”,实现父母身份信息核实、疑似被拐人员情况核查、工作指令上传下达、行动战果复核统计等专项工作。会上介绍,将尽快组织开展第二次集中比对会战。

  《失孤》原型案件

  DNA比对确认郭新振身份

  会上披露了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时隔24年在公安机关帮助下找回孩子的具体细节。今年“团圆”行动中,公安部将该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组织攻坚。

  1997年9月21日,山东聊城郭刚堂(男,现年51岁)夫妇时年2岁半的儿子郭新振,在家门口玩耍时被一陌生女子抱走,下落不明。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李民介绍,郭新振被拐案发生后,山东聊城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受当时条件所限,案件没能及时侦破。2000年DNA技术开始应用于打拐工作时,山东公安及时采集郭刚堂夫妇的DNA信息入库比对,随着技术发展,又多次补充完善其DNA数据,但由于孩子郭新振之前从未被采集过DNA信息,所以多年来一直未能比中。

  今年公安部部署开展“团圆”行动后,山东公安机关对重点案件重新梳理、开展侦查,同时在公安部比对会战期间,及时将案件资料上报会战专家组。6月中旬,案件取得新进展,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下落,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最终确认了郭新振的身份。

  一名犯罪嫌疑人

  因其他案件羁押于看守所

  李民表示,在确认郭新振身份后,山东专案组立即赶赴河南,在当地公安机关大力配合下,围绕郭新振当年被收养的情况,通过细致走访、深入调查,确定呼某(男,现年56岁,河南人)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现因涉嫌另外一起案件被羁押于山西某看守所。经提审呼某,其畏罪心理严重,拒不交代。专案组围绕其关系人开展进一步侦查,通过分析研判发现,其当年的女友唐某(女,现年45岁,山东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公安机关在山西某地将唐某抓获。

  经审讯,唐某对1997年9月伙同呼某拐卖郭新振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大量证据面前,呼某最终认罪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经查,1997年,呼某、唐某两人相识并恋爱,9月一起在山东旅游期间为图财预谋拐卖一男孩。9月21日,两人窜至山东聊城,呼某在汽车站附近等候,唐某外出寻找作案目标,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新振抱走,随后与呼某一起乘长途车返回河南,由呼某将郭新振贩卖。

  河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政委张景泰介绍,6月中旬,根据公安部工作指令,河南刑侦部门立即采集一名本地居民的血样,检验DNA信息并录入“打拐DNA系统”,成功与山东聊城郭刚堂夫妇比中,确认该河南居民即郭刚堂夫妇失踪24年的孩子郭新振。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新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 文/本报记者 高语阳 摄影/本报记者 郭谦

  统筹/徐锋

  认亲

  “现在儿子已经比我高了半头”

  7月11日上午,聊城市公安局举行认亲仪式。“郭新振,这是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老郭,你的儿子回来了!”当天上午10时,在聊城市公安局4楼会议室,郭刚堂一家被民警引导走进指挥大厅,当见到儿子的那一刻,郭刚堂一家人急步上前,激动相拥,失声痛哭,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孩子,我的宝贝,爸爸妈妈终于等到你了……”

  郭刚堂眼前的儿子,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他身形和脸型几乎和我一模一样,家人都说,这个孩子像我多些。”见到儿子的那一刻,郭刚堂难以控制自己的泪水,他抱住儿子的双臂,靠在儿子的肩头哭成泪人,郭刚堂的妻子也一头扎进了儿子的怀里,喊着“宝贝啊”,之后便泣不成声。

  现如今,郭刚堂的寻子之路走到了终点。让郭刚堂欣慰的是,儿子目前的生活状态很好,大学毕业后担任人民教师,工作稳定。“孩子找到了,虽然我年龄大了,但还有机会能够让妻子生活得好一点。”这是郭刚堂未来的心愿。

  “找到孩子,要感谢警方坚持不懈的努力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这么多年,公安民警一直都没有把这个案子放下,是你们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认亲活动上,郭刚堂送上锦旗表达谢意。

  当天,河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政委张景泰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介绍了郭新振在河南被找到的情况。他介绍,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河南省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山东专案组,全面围绕郭新振当年被拐案开展循线侦查。河南工作组充分发挥本地工作优势,从郭新振现在的家庭入手,深入了解当年收养过程、送养人员情况,通过大量走访调查,最终发现呼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因其他案件被羁押在山西某看守所。“为此,我们配合山东专案组立即赶赴山西提审呼某,并围绕其关系人、居住地等开展工作,发现了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唐某,最终成功破获该案。”

  内存

  寻亲志愿者协会将继续寻亲事业

  在24年的寻子过程中,郭刚堂登记注册了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并担任首任会长,配合相关部门收集、整理、比对寻亲信息,用寻亲路上的切身经验,为失亲群体免费提供帮助。

  2015年,以他为主人公原型的电影《失孤》在国内公映,刘德华为此零片酬出演,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也感召了更多人投入帮人寻亲的公益事业。

  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小马告诉北青报记者,如今国家打拐力度越来越大,已经很少有孩子被拐的情况,目前协会的重点工作已转移到帮助走失老人、离家出走的孩子回家,当然其中也包括帮助一些尚未找到亲人的寻亲家庭。郭刚堂是“一会之长”,如今郭新振找到了也为协会增添了一份力量,他们也将继续寻亲事业。

  律师

  犯罪嫌疑人涉拐卖儿童罪 受害方可提出民事赔偿

  刑事辩护律师付建认为,本案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拐卖儿童罪。根据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儿童的行为。拐卖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等8种情形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本案中,两名嫌疑人有共同的主观犯意,且实施了拐卖行为,两人构成拐卖儿童罪的共同犯罪。

  付建律师认为,郭刚堂寻子多年,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他可以向犯罪嫌疑人提出民事赔偿。虽然侵权责任法已经废止,民法典实施,但其法条实质内容没有发生改变,所以郭刚堂可以依法提出民事赔偿,并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他如果提出赔偿可能要提供相应的费用清单等证据,比如行车的里程、油耗之类的寻子期间的实质性损失。

  此外,对于与本案中养育郭新振的人,付建律师认为,因为我国刑法遵从从旧兼从轻原则,根据我国之前的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也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祝福

  刘德华录制视频表示敬佩 申军良称特别高兴

  7月13日,《失孤》电影主演刘德华录制视频称,他通过电影认识了郭刚堂,对于郭刚堂被拐24年的儿子被公安机关找回的消息感到非常开心和振奋。刘德华称:“通过这个视频我想跟郭大哥说,我佩服你的坚持,也要向公安机关多年的努力致敬,在此呼吁所有的朋友和我一起支持反拐工作,盼望更多的离散家庭能够早日实现团圆。”

  电影《失孤》的导演彭三源发文:“刚堂,太替你开心了,祝愿你所有走过的路、流过的泪、吃过的苦,永不再经历,祝福你永远不再伤心、不再哭,健康幸福地生活下去。”

  彭三源给郭新振也写了一段话:“你可能对突然出现的亲生父亲有些懵,不知如何是好。但你可以通过很多渠道了解你父亲郭刚堂走过的24年苦旅,每一步都是对你的爱。因为他对你的爱,我们拍了电影《失孤》,那时候我们就期待这一天的来临。你生父的突然出现,不只是带给你一份父爱,还带着天下的祝福!知道你平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我们为此感到庆幸,因为你父亲曾经害怕地问过‘他还活着吗’。你的回归给出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希望这是一个不幸故事的结束,是一个幸福故事的开始!”

  2020年,儿子同样被拐的申军良在寻子15年后与孩子团圆。7月13日,申军良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他找到儿子申聪的时候,郭刚堂给他打了电话。这次郭刚堂寻回被拐的儿子,他也为郭刚堂感到由衷的高兴。申军良说,他家在济南,郭刚堂家在聊城,五六年前,他和郭刚堂曾一起讨论能用什么样的办法找到孩子,“那时候还是抱团取暖的两个父亲,我们互相支撑。去年申聪被找到了,今年郭大哥的儿子也找到了,我发自内心特别高兴,也替郭大哥感到高兴。”

  申军良说,申聪被找回后已经在家里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次郭新振被找到后,他也愿意和郭刚堂分享父子之间的一些相处经验,帮助父子俩更好地交流。

  本组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李铁柱 张子渊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