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他“毒奶”,令人作呕

# 大实话 134

# 奇闻 180

对于滥杀无辜、危害他人生命安全恐怖分子,正常人都是应当是谴责,这是全世界的共识。

但有那么一家企业,却站在恐怖分子那边,怀着 " 沉痛的心情 " 悼念这位杀人的 " 同事 ",表示对其家人 " 深切的慰问 ",这是死了爹吗?

大前天,中国人民普天同庆的大喜日子,却有人故意添堵。

7 月 1 日晚上 10 点左右,香港一名男警员正在铜锣湾崇光百货门外巡逻执勤,一名男子突然持刀冲上去,从其身后进行袭击,刀刺警员背部,导致警员严重受伤。

受伤警员迅速摆脱,身边的警员反应过来拔枪指向刺杀者,凶手被包围,走投无路之际拔刀自刺胸口,靠墙倒在地上。香港警方本着法制以及人道主义精神,还在现场对这名凶徒进行了急救,并把他送往医院救治,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而受伤的警察左背肩胛骨中刀,伤口 10 厘米深,伤及肺部。所幸送院及时,现在经过救治,已经由 " 危殆 " 转为 " 情况严重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个年轻的警察才 28 岁,兢兢业业地执勤,守护民众的安全,却遭受了这反人类恐怖分子突如其来的一刀。

在任何一个国家,袭警都是极其严重的犯罪。

举个例子,如果这个人在美国,根本不会有机会自杀,美国警察会在第一时间冲他打光弹匣里的所有子弹,根本不会考虑他是谁,有什么想法和诉求。

这个行凶的凶手,名叫梁健辉,今年 50 岁,无精神病记录,也无刑事案底,未婚无子女,与年迈父母同住,行凶前早已写好了遗书,警方还搜出了他 " 受到分化和激化 " 的资料,他曾为《苹果日报》工作,沉溺在煽动暴力、煽动仇警的宣传及假新闻中,心智深受毒害。

警方于案发现场在梁某的随身背包中搜出一枚 U 盘,内含给父母留下的遗书,对自己的身后事进行了处置。同时,未有证据显示有同犯参与。证实了他是一个被煽动的反社会 " 独狼式恐怖分子 "......

现场的监控视频也摆在那里,香港警员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只有这个梁健辉。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舆论本不该有任何争议。

但世界这么大,总会有那么一些妖魔鬼怪跳出来兴风作浪的,梁健辉是香港维他奶集团公司的采购部主任。正经公司遇到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正常的操作谴责暴力行为,最起码会宣布这是员工的个人行为,和公司的价值观无关。

但是维他奶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这份通告就有意思了。

他们说:"怀着沉痛的心情通知各位,香港采购部采购主任梁健辉先生,于 2021 年 7 月 1 日傍晚发生于铜锣湾的事件中不幸逝世 ...... 本公司向健辉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好家伙,对杀人凶手百般同情,深切关心,把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定性为 " 事件 ",把恐怖分子的末路自杀,说成是 " 不幸逝世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悼念一个为国为民见义勇为的烈士呢,还以为是在悼念一个灾难中死去的无辜者呢。

真正的受害者,明明是那位背后中刀,伤及肺部,至今还没有脱离危险的年轻警察,怎么不见维他奶公司对这位警察和家人表示道歉和慰问啊?

原本我不会把一个员工的行为上升到整个公司、企业的价值观,但从维他奶的这个通告来看,或许有什么样的恶劣土壤,才能长出什么样的毒草恶花。如果维他奶就是这样看待生命、恐怖主义、国家安全的,那么有梁健辉这样的员工也不足为奇。

我记得,在那年香港暴徒封锁机场、大肆破坏的时候,某航空公司的员工们也有很多人与暴徒狼狈为奸,甚至助纣为虐 ...... 道理是一样的。毒草不是凭空长出来的,毒草都是有组织、有计划培养出来的。

咱们都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国安法》出台后,魑魅魍魉们不敢再阳光下横行,但他们依旧在阴暗的角落中如扭曲的蛆虫般翻滚,稍有机会,就会跳出来兴风作浪、装神弄鬼。

维他奶其实大家都很熟悉,上世纪 40 年代的老香港企业了,其实这是一家做豆制品饮料起家的公司,说白了,维他奶的 " 奶 " 不是奶,连乳制品都不是,但在当年,也算是风靡一时的品牌。

维他奶大部分的利润,都来自于内地市场,根据维他奶发布的截至今年 3 月 31 日的 2020/2021 年度财报,内地市场的收入约 50.7 亿港元,占总收入的 66%。内地市场的经营利润约 5.2 亿港元,占总经营利润的 55%。总而言之,这是一家被内地消费者养活的企业。

那么,这是一家非常诚实、正直、有社会责任的企业吗?并不是。

2020 年 10 月,维他奶旗下 4 批次产地为中国香港的饮料产品被拒入境,其中一批次豆奶饮料产品因 " 超范围使用营养强化剂泛酸钙 " 被拒。

2021 年 5 月,维他奶其他 3 批次饮料,因超范围使用营养强化剂 D- 泛酸钙未准入境。

而维他奶一直以来是标榜 " 健康 "、" 绿色 " 的。

今天,更是让所有消费者看清了,这就是一家赚着内地同胞的钱,却支持恐怖分子、" 港毒 " 员工的阴阳人企业。

中国人今天或许缺牛奶,缺牛肉,缺海鲜,但还真不缺这一瓶 " 毒奶 "。

我希望它从此以后,死得不能再死,狗都不喝。